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甜蜜禁忌


甜蜜禁忌


2010/06/10发表于:18p2p

聂萍在留给儿子苏展的便条上这样写道:儿子,好好考,妈在那儿等你。ps:(一个红色的唇印)

这是她早上离开前放在儿子床头的,是一张粉红色带着化妆品清香的纸条,就压在他床头的手表下面。

手表是苏展每天都带着的,这一天当然也不例外,可是他今天起得晚了,匆忙拿起手表起床的时候,偏偏没有看到压在下面的纸条。

高考的日

子终于来了,聂萍一边开着车,一边不由得有一些兴奋。近一个月来为了不让儿子分心准备考试,她和儿子约定了“三过房门而不入”,她本来以为像儿子这样的青年人是很难忍受得了的,没想到这一个月来苏展真的一门心思地复习功课,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地。反倒是她自己很多个晚上都辗转难眠,自从和儿子发生了性关系之后,丈夫又不在身边,那种寂寞难耐的感觉着实不好受。
聂萍想到这里,不由得微笑,笑自己竟是这样淫荡的女人。苏展虽不是自己亲身,从嫁给苏志文到现在,她继母的身份也有快十年了吧。她对苏展很疼爱,在这个角色上扮演地很好,苏展对她,也就和对自己的亲身母亲也没有什么分别。
但是自己现在竟然沉浸在对儿子的性幻想、沉浸在回味与儿子纠缠在一起疯狂做爱的欢愉之中,这一个月来,这种幻想与回忆变得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煎熬。苏展青春蓬勃的身体让她感觉到了太久没有体验到的快乐,加上伦理禁忌这一杯催情烈酒,好像让她的身体回到了最年轻时候的状态,充满了战栗,充满了欲望,充满了活力。

聂萍挂着微笑的嘴角渐渐有些呼吸浑浊起来,挥之不去的和儿子在床上翻云覆雨的画面就像按摩棒一样让她阴道里不自觉分泌出来的淫液已沾湿了内裤,让她忍不住将一只手用力地按压在自己双腿件微微鼓起的肉丘上面,本来想要遏制住这不太恰当的欲望,结果反而被欲望控制。一边用左手开着车,一边用右手自慰。

“阿展,妈妈的小宝贝,过了今天你就又可以让妈妈舒服了,啊,”聂萍自言自语,“用力啊,儿子,快用你的大鸡巴,再填满妈妈的小穴吧!”

就在她沉迷在幻想着儿子自慰的快感中的时候,她不经意地发现右车窗外居然有个骑摩托车的男人正透过窗户看着自己!他看到了一切,看到一个女人居然在开车的时候自慰!聂萍就像被雷劈了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刚想把手伸出来,可是又想到手指上沾满了淫液,她尽量避过男子的视线,看着前方,用力地踩了一脚油门。

脑子里还是嗡嗡地响,和儿子肆无忌惮地乱伦似乎让她忘乎所以了,居然作出这种过去她绝对连想都不敢想的举动。开了一段路,聂萍紧张的心情才慢慢地放松下来,似乎那个男人没有跟上来,故意拐了几个弯,把车停在一个偏僻些的巷子里,这样等了一会儿,她才终于放下心来。经过这样一个有惊无险、新颖刺激的小插曲,聂萍的心情又变得好起来,似乎和儿子苏展腻在一起之后,他身上那种活泼开朗的青春特性也传递到了自己身上。

巷子长而寂寞,寥寥几个行人,让她想起她和儿子的故事发生的情形。
大概是从儿子十六岁那个夏天的时候起吧,聂萍开始对儿子有了“非分”的想法。因为丈夫苏志文正好在那个时候起由于工作原因半年多没有回家,二十八的聂萍又怎么能忍受得了寂寞?儿子苏展在十六岁的时候已经长出了一副大人的架子,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青春气息,让聂萍感觉到了苏志文年轻时候的样子。

在一个午后,因为实在忍不住欲望的骚扰,聂萍微微颤抖着把儿子换下的内裤提到自己面前,一股浓重的汗和腥臊的味道随着她尝试性的呼吸窜入她的血液里面,那一刻她的快感居然强烈到控制不住淫水从子宫深处流淌出来,能清晰地隔着小裤感觉到一种濡湿。

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被禁忌的顾虑左右着,也同时被禁忌的快感熏陶着,到后来还是挡不住汹涌的欲望,久旷的寂寞,要找到更能慰藉自己的一切方法。
儿子苏展充满男性阳刚气味的内衣就是最好的道具,聂萍不知道多少次躺在床上用这些内衣盖在自己的脸上,一边喘息着一边用手指就让自己到达高潮。到后来都成为了一种毒药。

从那以后,聂萍看着儿子健壮的身体,就会有些春心荡漾;她的药瘾越来越大,光是苏展衣服的量似乎已无法彻底满足她的需要了。但另一方面禁忌的约束力却始终强而有力地存在着,在表面上,她还是原来那个温柔得有些端庄的母亲,甚至为了掩饰的关系,这种端庄比过去的时候还要明显。

她没有想过要乱伦。

那时候聂萍停留在偷偷地迷恋来满足自己无法忍受的空虚的地步,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儿子知道,或者对他做一些暗示之类的事。经过这样克制的一段时间之后,聂萍对儿子的那种迷恋症居然渐渐地减轻了,在苏志文回来之后,她甚至开始忘却这一段尴尬的过去了。

正常的家庭生活持续了近一年,丈夫苏志文又一次开始一段漫长时间的远出,一年前对儿子的那种“好感”,仿佛是当时心血来潮的结果,这一次,很长时间聂萍都没有再想起。

然而另一方面,儿子苏展却在经历人生中重要的转折,和一个叫小雅的女生由恋爱到第一次尝试性爱。又到了一年夏天的时候,他和这个叫小雅的女孩分了手。这一切,聂萍一无所知,在她的概念中,儿子虽然已经长大成人,却还没有足够成熟到那个地步,她把儿子还当成对性一无所知的“处男”。而事实上,苏展在这方面所了解的已足够充分,虽然在技术上还不能算熟练,但他知道的很多“款式”,聂萍甚至都无法去想象。

她更无法想象,自己在儿子心目中的定义,也像她去年这个时候一样,发生了改变。儿子苏展开始对成熟的女性产生了强烈的兴趣,或许这中兴趣的真正来源,正是他这位称得上是性感美丽的后母。

直到不久之后的一个假日

的下午,苏展和一个同学金林因为没有打球的场地就到家玩游戏,聂萍正好在家,穿着清凉的家庭装:宽松的长袖上衣,一条软布短裙,给他们送来饮料。聂萍注意到金林看到她之后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停留在自己的胸前,而儿子头也不回地玩游戏,根本没有理会她。

聂萍走出儿子房门的时候,她听到金林对儿子说:“你妈好漂亮啊!”女人听到这样的称赞总会感觉到高兴,不知为什么,聂萍静静地聆听,她很想知道儿子会作怎样的评价。

“是吗?”苏展好像满不在意的口气,“你到底玩不玩啊?”

“说真的,苏展,你妈的身材不是一般的好啊,根本看不出来是……”聂萍听着别人在儿子面前对自己的称赞,反而觉得有些高兴。

“你再这么说,我可把你赶出去啦!”儿子苏展略带气愤的说道。

“别急嘛,我只是说说,再说她也不是你亲妈。”

聂萍听到里面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是金林的叫声,她感觉到事情不对劲,急忙推门进去。显然儿子苏展因为恼怒对金林动了手,后者正按着脑袋气恨恨地看着他,聂萍一进来,两人都有些慌张,金林朝苏展狠狠地瞪了一眼,就气冲冲地跑出门去了。

“你干嘛打他啊?”聂萍问道,儿子刚才盯着金林的眼神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苏展的眼神也软弱下来:“谁让他说你坏话。”

金林对自己身材的赞美在儿子理解中成了坏话,聂萍多少明白这其中的意思,虽然心里有些对儿子这种理解的欢快,还是装不不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的样子,说道:“没事干嘛说我的坏话啊,是不是你和他吵架了,把你老妈牵连进去了?”
“算了,你不信就算了。”苏展转身坐到床上,倒好像在生她的气一样。
“该死,难道伤到儿子的心了?”聂萍心里想道。忙走到儿子背后坐下,双手扶着他的肩膀:“妈妈知错了,不应该怀疑你的,阿展原谅妈妈好不好?”
“妈,你知道金林说你什么吗?”苏展低着头有些迟疑地说道。

聂萍故意用感兴趣的口气问道:“什么?”一边心里在想:看你编出什么谎话来。

“他说你很漂亮,身材很好。”

“什么?”聂萍真的有些吃惊,她没有想到儿子会说出实情,这样的回答让她有些慌张,“他确实不应该这么说同学的妈妈,但是这也不算是坏话吧,你为什么要打他呢?”

问完这个问题,聂萍才感觉到有一些异样,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她脑海里,让她不由得为自己所说的话感到后悔。她告诉自己有很大的可能是她太多虑了,可是当苏展吞吞吐吐地说出“妈,其实”这三个字的时候,聂萍还是有些恐慌地站起来:“算了,阿展,这件事就不要多想了,妈去看看……”

她还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苏展猛地站起来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拉住了聂萍的手,就在他要说出些什么的时候,聂萍以更快的速度封住了儿子的嘴。现在她明白自己的猜测竟然是对的,在这件事上有如此敏捷的理解能力大概来自于自己去年对儿子也产生过类似的感情,只是现在的聂萍不希望让它发生。
她对这事本能的恐惧,掩盖住去年自己的历史。

聂萍用眼神安慰着慌张焦躁的儿子,然后她松开手,把他拉到床上坐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后说道:“好吧,现在你有什么要要说的,都对妈妈说出来吧。”

苏展摇了摇头。

“你刚才不是急着要说什么吗?”聂萍对儿子选择沉默有些意外,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没关系的,阿展,你说什么妈妈都会明白的,也会原谅你的,你有什么不能对妈妈说的呢?”

聂萍知道现在不能让儿子把真情埋藏起来,也是对他进行“教育”最好的时机,但是苏展这回低着头,一点儿要表白的意思都没有了。她继续开导儿子:“阿展,你的想法是很正常的,这说明你已经长大成人了啊,妈妈为你高兴还来不及呢,你要是还瞒着妈妈,妈妈可要生气了。”

苏展并不知道妈妈已经看透了自己的心思,既然如此,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了。但是,他知道,他的这种感情绝不是聂萍口中所说的那样,聂萍只不过把他当做一个刚“懂事”的孩子,而事实上他对这类事早就已经明白,甚至可以说驾轻就熟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对聂萍的“喜欢”就不是简单的喜欢了,可以说在苏展的心里,已经突破了禁忌这一个层面。而对聂萍来说,显然还比儿子要难得多。
苏展也不打算再遮遮掩掩,索性做一个彻底的表露:“妈妈,真要说的话,其实我喜欢你,但不是儿子对母亲的那种喜欢,是男人对女人的。”

听到儿子口中真的说出来,并且说得这么直白,聂萍的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颤,她仍然准备进行劝导:“阿展真的长大了,懂得这些事了。这都是很正常的……”
“儿子喜欢母亲,也是很正常的吗?”苏展突然打断聂萍的话,似乎已不耐烦妈妈拿他当一个初出茅庐的孩子了,“妈妈,这种事我早就明白了,男人和女人做爱,的确是件很正常的事。”

苏展差一点要在儿子的脸上扇下去,但是她忽然犹豫起来,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坚决打儿子。尽管如此,她看上去还是十分地气愤:“你疯了吗?我可是你妈妈啊。你爸要是知道你这么想,那还得了。”

似乎苏志文确实是一个很有效的存在,因为他的长期在外,让苏展对聂萍的“野心”敢于越来越大,但是父亲的威慑力还是存在的,一提起他的名字,苏展不由得也是一慌。但是很可惜,这种威慑力只不过是短暂的,因为苏展意识到自己的母亲是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也就是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苏展就重新抬起头来,发现了聂萍离开的事实。

聂萍当然知道,这样逃离是决不能解决问题的,但是她当时心里七上八下,她害怕继续留在那里,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她所表现的这一切都是本能直接激发出来的力量,其实她内心一直有一种相反的冲动,只是现在她变得过于害怕,连想都不敢去想。

这种情绪,也只有在夜深人静,独自躺在床上的时候,才能慢慢地理会。去年的那一段“疯狂”记忆,再一次被唤醒,并且一发而不可收拾。聂萍的想象中,出现了自己和儿子纠缠在一起的画面,这画面让她在内心深处又惊又喜,有一种强烈地释放的快感,是前所未有的。但是一旦睁开眼睛,就有一股更强烈的意念控制了她的思想,彻底扼杀了那些想象,并一遍又一遍告诉她这件事的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而她必须继续坚定自己的立场。

按照正常的情况,第二天早上当母子俩见面的时候,免不了要发生尴尬。但是奇怪的是,这一现象却没有发生。因为两个人都已有了各自的信念,人有了信念就会无所顾忌,自然也不会尴尬了。聂萍早早起来做好了早餐,苏展笑得阳光灿烂,两人就坐在一起吃饭,就像往常一样。

聂萍有她故作镇定的理由,可是在她看来,儿子苏展本不应该是这样无所顾忌的。所以表面上她看起来心无旁骛,微笑着注视儿子,心里却有些烦恼,儿子的表现让她连一个切入主题的理由都找不出来,当苏展快要解决掉早餐的时候,她终于还是忍不住要开口了:“阿展,昨天的事,妈妈想和你好好谈谈。”
“好啊,但是现在我要上学去了,等晚上回来再说吧。”苏展笑呵呵地看着聂萍说道。

这要不是自己的儿子,聂萍简直要起一层疙瘩,儿子的心里世界真的有这么强壮危险吗?她觉得自己实在不能够相信:“那放学了早点回来。”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聂萍度过了一个难捱的白天,她早早地下班回家,把自己打扮地尽可能的庄严肃穆,然后就慢慢地在脑子里过一遍说辞,考虑些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

聂萍的想法,是让事情尽可能地在心平气和的氛围中解决,如若“逆子”冥顽不灵,她就只好把他爸爸再搬出来镇场,若是事情演变到最难控制的局面,她也只好使用强硬手段,最基本的就是站定立场,绝不动摇。

苏展还没有出现,看起来第一种最和平的解决方式就已失效,因为她没有想到儿子竟然迟迟没有回家,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聂萍的心中已点起了怒火。
苏展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晚,家里面只点着幽暗的光,他一进门,就几乎被聂萍愤怒的眼神吓了个灵魂出窍。他打开灯,放下书包,像是完全无视她的愤怒一样:“妈,晚饭好了没,我饿死了。”

“为什么这么晚回来?”聂萍忍着情绪,只等儿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好歇斯底里的爆发。

“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从这周开始要进行晚自习的。这事我早上也忘记了,对不起啊,妈妈。”

聂萍痛苦地发现,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因为临近高考,所以要开晚自习。明白这一点之后,她就怒气全消,开始关心儿子:“那你怎么不在学校吃晚饭?”
“因为没说晚自习的事已经很难过了,我想妈妈在家里等我回去,哪还有胃口吃晚饭?”

儿子这么关心她,聂萍心中虽然告诉自己其中有诈不可不防,也还是忍不住感动:“好儿子,难得你这么关心妈妈,妈妈马上去做一顿好吃的。”

“妈妈,你也累了,不如我们就出去吃顿便饭好了。”苏展说道。

看上去儿子心怀坦荡,聂萍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太多心了,他已经将昨天的事放下,而自己居然还对此念念不忘,时刻“提防”着儿子,是不是有些不大妥当?她对儿子的提议表示赞同,去房间里换了一身衣服。等她出来的时候,他看到儿子手里端着一个纸盒子。

“什么东西?”她问。

“送给妈妈的礼物。”苏展笑道。

聂萍怀着好奇接过盒子,这是一个陈旧的盒子,不知道是装什么的,她把盖子揭开,再掀开一层白色裹纸,鲜红色映入视线,是一双崭新的,还带着光的高跟鞋。有那么一刻,聂萍被这双高跟鞋完全地吸引住了。这是女人的天性,这一刻过后,她就看着儿子,问道:“你自己买的?”

苏展狡黠地看着她:“我从你们房间的钱包里面拿的。”一看到聂萍脸上立刻汇聚惊奇愤怒的,又笑道:“当然不是啦,我用我所有的积蓄买的,怎么样,好看吧?”

“你这小子!”聂萍没好气地责备,她把盒子重新盖上,认真地对儿子说道,“这礼物妈妈不能要。”

苏展带着哀求的眼神望着聂萍,道:“妈妈,这双鞋子你穿上一定很好看的,我看……”

没等儿子说完,聂萍就打断他:“阿展,妈妈再认认真真地告诉你,那种事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你只是长大了开始懂一些事情了而已,必须趁早断了这个念头。还好妈妈及时地知道了这件事,不然发展下去,只会让你越陷越深受到更大的伤害。”

“妈妈,你说的对,其实昨天之后我已经明白道理了。但是这双鞋子是之前特地为你买的,一直不敢送给你,现在既然我已经想通了,倒正好可以光明正大地把它送出去了。”

看着儿子一脸诚恳的样子,聂萍倒是真的相信了。这双高跟鞋虽然颜色鲜艳了一点,看得出来算得上是时尚的款式,价钱自然不会便宜。想到儿子对自己的感情居然深到花了这么大的心思给自己买礼物,聂萍的心里有一种别样的感动,结婚之后苏志文已经很久没给自己买一份算得上有心思的礼物了,过去和他恋爱的时候自己就像是一个高贵的公主一样,被人爱的感觉是多么样的甜蜜啊,聂萍有一小会儿的走神。

“妈,你想什么那,你收下我的礼物了?”苏展问。

“嗯,谢谢阿展。”

“作为报答,现在就换上吧,真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很漂亮。”

看到儿子热切殷勤的目光,聂萍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拒绝,况且她也很喜欢这双高跟鞋,她知道自己穿上它一定是很好看的,这一点她有充分的自信。

“当然会很漂亮啦,你妈妈过去可是一个大美人呢。”聂萍一边换好了鞋,一边对儿子说道,“怎么样?”

苏展上上下下地打量,将目光最终停留在深红色的高跟鞋上:“确实很美,这双鞋就像是专门为这双脚定做的一样。”

聂萍愉快地点了点儿子的脑袋,高跟鞋在地面上发出明亮欢快、仿佛有韵律一般的声音,转而停止。她回过头,对儿子说道:“走,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