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熊熊燃烧!怀孕的乳偶像学园Z1-4章作者虾沼 ミナミ



 字数:28978


  熊熊燃烧!怀孕的乳偶像学园Z(第一章?1)

               序章毕业

              春天、三月──

  樱花飘舞的某一天,我们迎来全新人生。

  一年前的四月……我们还没抓住要领。

  心里挂念的,只有成为偶像的目标。然后一步一步累积成果,努力到了今天。
  老师给了我们翅膀,让我们能在严苛的演艺界中生存下来。

  虽然遭遇许多挫折,但背后有着粉丝的鼓励,让我们再次迈出脚步。

  现在,我们能够站上毕业的演唱会舞台,都是多亏大家的协助。将一年份的感谢,传达给大家……

  「这首歌送给大家……『怀孕胸部!闪亮 MY STAR Z!』」
  星咲天音这么宣布的同时,银绮罗巨蛋整个摇晃,完全客满。

  同时,乐团开始演奏,穿着华丽舞台衣服的偶像明星们,踏着舞步。一年前,她们还只是偶像界的雏鸟,如今已经拥有属於自己的羽翼了。

  至今出过许多大明星的名门?银绮罗学园。

  今天,是毕业演唱会的日子。

  星咲北斗,看着少女们的活跃姿态。

  他是就读银绮罗学园经纪人科的学生。站在舞台上的少女们,就是他在这一年间,亲手培育训练出来的偶像明星。

  目标是成为顶尖偶像的妹妹?星咲天音。

  实力可说第一的年轻声优,久我山奈奈子。

  拥有绝佳身材,在思春期男生之间拥有超高人气的逢泽桃夏。

  个性天真,很受大家喜爱的南波爱沙。

  从动物偶像转职为人类偶像,华丽变身的星咲姬。

  粗神经的姿态很可爱,负责被吐槽的松田勇歌理。

  充满感情的歌声,令观众沉迷其中的五十铃川秋乃。

  从粉丝跳级成为偶像一员的妹妹角色,雏形小鸠。

  气质大方,却又异常性感的如月空。

  冷酷神秘的黑木紫音。

  当中也有问题儿,如今却没有任何一个会让人这么想的少女了。她们以自己的方法吸引粉丝,今天,站在这座舞台上。之后她们不再是银绮罗学园的偶像候补生,而是成为真正偶像,在世间展翅高飞了。全新、气势强烈的偶像团体『孕ませギンギラZ』──

  「之后,在这里举办只属於哥哥的……只属於经纪人的秘密演唱会喔。要在我们里面、满满射出来呢!」

  今天预定的行程全部结束,刚刚的热闹喧腾有如谎言,会场变得静悄悄的。之前还集粉丝视线於一身的偶像明星们,为了北斗一人做好准备。华丽可爱的舞台装,只有几个地方不同,大家都露出胸部跟屁股……

  「喂、你们、要做什么!?」

  「我们大家都想过了。协助我们成功站上电视舞台的哥哥,要如何道谢才好呢?所以,请哥哥在这里,尽情享受个人专属的演唱会喔!」

  这么说后,天音摇晃裸露出来的臀部。

  不,不只天音,空有如绢丝一般的光滑屁股。勇歌理想让人出手拍拍看的屁股。姬像是在撒娇晃来晃去的屁股。爱沙水蜜桃等级的水嫩屁股。奈奈子形状一流的模特儿等级屁股。桃夏肉感十足让人盯着看的屁股。小鸠紧绷诱人的屁股。紫音充满弹性的屁股。秋乃有如水煮蛋的白皙屁股。大家列队迎接北斗。

  「谢谢……成为大家的经纪人,很幸福啊。超爽的!」

  「讨厌……别这么说。哥哥、太见外了喔。」

  「对啊,既然是谢礼,就不要用嘴巴说,而是实际干喔!」

  听到这一句话,北斗脱掉裤子。

  不,不只天音,空有如绢丝一般的光滑屁股。勇歌理想让人出手拍拍看的屁股。姬像是在撒娇晃来晃去的屁股。爱沙水蜜桃等级的水嫩屁股。奈奈子形状一流的模特儿等级屁股。桃夏肉感十足让人盯着看的屁股。小鸠紧绷诱人的屁股。紫音充满弹性的屁股。秋乃有如水煮蛋的白皙屁股。大家列队迎接北斗。

  「谢谢……成为大家的经纪人,很幸福啊。超爽的!」

  「讨厌……别这么说。哥哥、太见外了喔。」

  「对啊,既然是谢礼,就不要用嘴巴说,而是拿出肉棒喔!」

  听到这一句话,北斗取出肉棒。

  首先从眼前天音的小穴──作为开口,一个个品嚐十名偶像的肉体。在天音的肉穴注入兄汁,让奈奈子的卵子被精液弄到溺水、在爱沙的湿润洞穴里喷入热汁、在桃夏的成熟肉襞灌进精液摩擦、在小鸠的狭窄卸注入润滑液、在空的子宫装满精液、在勇歌理的蜜壶喷出男汁、用体液征服秋乃的女性本能、在紫音的洞里燻上精液气味、在姬的交尾洞里种下种子。就像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地方,阴道的触感也是各式各样。所以,也不许北斗厌倦她们的身体。每次换人,就会有新的肉穴出现,让肉棒勃起,确认彼此的契合度。

  「啊、啊啊、啊啊嗯……讨厌、小斗真激烈呢。」

  「嗯、咕……星咲同学的鸡鸡、太舒服了。」

  「哈啊……啊啊……我高潮好几次了……」

  然后,她们也哼出可爱声音,持续兴奋。

  今天,她们就是真正的偶像了。不再是雏鸟,而是在电视、电影、演唱会……在各种舞台活跃的偶像团体。享受一个个肉穴这么想着,感触很深。

  「好、安可!还要继续享受啊!」

  「是的、哥哥,尽管让我们怀孕!」

  这份感动换成激烈的活塞运动,心意一次次跟她们交会。

  一切都是从一年前开始的。被强行拖到人生地不熟的学园,成为同班同学们的经纪人。一切都是从那天的开学仪式──

  上面那段,主角射了十次,还有安可曲,代表追加次数……

---------------------------

            第一章直接来超舒服的

  「不用三年,一年就够了!」

  用力挂断电话时,星咲北斗感到相当后悔。

  「哥哥……又跟父亲吵架了吗?」

  「不算是啦……应该说被挑衅了。」

 〈见哥哥的样子,天音表情担心。

  天音是小时候被星咲家收养的妹妹。

  北斗的父亲,是培育出许多超人气偶像的有名经纪人?星咲乡。

  母亲,则是星咲乡培育出来的超人气偶像?爱生小百合。

  国民偶像跟经纪人,两人对北斗施以经纪人的英才教育,从孤儿院收养素质优秀的女孩子。这名女孩──天音很符合父母的期待,春天作为偶像雏鸟,就读了银绮罗学园。

  北斗也是从今年开始,就读银绮罗学园的经纪人科。

  从型被灌输经纪人的心得,但北斗从未有过将来从事这种工作的想法。不如说,对於父亲的强权有所反感,迎来青春期后,意图跟偶像与演艺界拉开距离。即使跟天音一同就读银绮罗学园,也是为了远离个性不合的父亲……

  「老爸那混帐,说要我在三年内,让所有同班同学开演唱会。比起经纪人的理论,经验才是最重要的……」

  「可以理解父亲的想法,但要让所有人达成目标,很难呢。」

  「然后,我也跟着火大,说用不到三年……」

  听见这句话,天音重重叹了口气。

 ■且,北斗本来就没打算从事演艺界的工作。

  即使不甘不愿进入银绮罗学园,也因为就算是偶像的养育学校,同样有一般科目可以选择。在三年间好好读书,当个普通上班族就够了。然而,父亲却说『若不让所有人开演唱会,就别想毕业』……

  「父亲在演艺界很有份量,或许真的会让哥哥毕不了业呢。」

  「嘛,只能想办法了。偶像也有各式各样,到时候借个舞台,作为地下偶像开个演唱会就好了吧?」

  「可是、这样父亲能接受吗……?」

  天音这么说后,回不出话。

  如果只是想站上舞台,成为不上不下的偶像,根本没必要就读银绮罗学园。银绮罗学园的学生,目标都是想开演唱会、被杂志专访的演艺界人士。

  「而且,嗯……想成为母亲那样的偶像,实在很难啊。」

  「真要说的话,现在是流行偶像团体对吧?在同一间学校的同学们,就算毕业后,也是可以一起活动呢。」

  四月是希望开始的季节。

  银绮罗市,聚集总有一天想要成为偶像……怀抱这种梦想的少女们。虽然是充满希望的春天,星咲北斗前途却是多灾多难。

  今天是开学日。偶像科新生集合时间比较早,天音很早就出门了。晚了三十分钟,北斗才慢吞吞上学。

  银绮罗学园是特别学校的这件事,看看上学的路上就清楚了。

  毕竟,走在路上,每个女学生都是一般学校校花的等级。若不是这种程度,本来就不可能进入偶像科,被这所学园录取的那一刻起,就是被选上的存在了。跟这些人擦身而过时,突然被胸部搭话。

  「那个、您该不会是、星咲先生吗?」

  「是没错啦,你是……」

  「叫我松田勇歌理就好了!同样是经纪人科一年级的学生喔。」

  不,仔细看看,那不只是胸部。

  超过一公尺的沉甸甸胸部,确实很吸引人,但仔细看看,还是有头、有手、有脚的。那是一名跟北斗同年纪、但身高比较矮小的少女。一定是无论面对同学或学妹,都会乖乖使用敬语的类型吧。

  「经纪人科的学生很少呢。有星咲先生在,真是太好了。」

  「我是无妨,但怎么会认识我?」

  「因为点名簿上有您的相片跟姓名。」

  跟勇歌理一起来到开学典礼会场的大厅。

  学园的主要学生,是偶像科的女学生。所以,就算同样是新生,这些雏鸟都是坐在前面的显眼位置。

  「啊,那边,是勇歌理的同班同学喔。」

  指着某个方向,勇歌理压低声音。

  「那边,大家都是偶像科的学生吧?」

  「因为经纪人科的学生不多,除了专门科目外,大家都是一起上课喔。啊、那边那边,那边最左边的位置!」

  勇歌理这么说后,跟着看过去,瞄见一对非同猩的胸部。怎么看都比勇歌理更大。穿上运动鞋时,肯定会被胸部挡状不见鞋带的类型。但腰部却很纤细,脸蛋小巧……根本就是艺术品等级的理想体型了。

  「那是少年杂志写真专栏,超有人气的逢泽桃夏女士喔!现在专职写真偶像,但想从事其他更多工作,晚了一年才进入这所学园。」

  「那就是比我大一岁。果然很成熟啊。」

  「然后,坐在前面的,是沖绳地方偶像?南波爱沙女士。啊,看这边的,记得是星咲天音女士呢。是爱生小百合女士的女儿吗?」

  「……记得真清楚啊。」

  「是的。之前採访偶像住处的节目,有介绍爱生小百合的家,刚好想起来了。一定想成为母亲那样的偶像呢。」

  这么说来,三年前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连这种资料都记在脑海里,真可怕的记性。至今我都看轻了,经纪人就是得努力到勇歌理的程度才行吧。

  「然后,那边的三人组……根据点名簿,双马尾是黑木紫音女士。黑长直是五十铃川秋乃女士。接着,小小只很可爱的是雏形小鸠。这三位都没从事过演艺活动。」

  「嗯。那么,就像地下偶像那样?」

  「不对,连私人的活动都没有。」

  「这种事情,不问本人无法知道吧?」

  「我知道喔!如果是勇歌理不知道的事情,就代表实际上没有发生过!」
  勇歌理这么说,难得露出自信满满的表情。

  「因为,包含地下偶像在内的情报,勇歌理全部都调查过了!为了就读这所学校,跟偶像们更近一步,才努力考上的!」

  「哇!你根本是跟踪狂了!」

  原来如此,资料蒐集、说到喜欢的事情就停不下来,就是出自这份热情啊。虽然方向怪怪的就是。我看看周围,看见某种异样物体。

  「呐,为什么会场有博美犬……?」

  「那是姬酱喔。没看过广告吗?」

  这么说,想起来了。这只毛茸茸的小狗,最近很常在电视上看到。可是、该不会……

  「姬酱,现在努力成为动物明星,但为了拓展活动范围,就读这所学园喔。」
  「连狗都行!?」

  想都想不到的事实,让北斗双眼睁大。

  此时,浮现理所当然的疑问。姬旁边的位置,放了一块看板。那是在网路很有名的虚拟偶像?『AIR』。在动画网站上,看过很多AIR的『舞蹈』跟『歌唱』影片。声音合成、3D模组、舞蹈动作都很完美,完成度高到让人咂舌……

  「毕竟,AIR女士也想飞越虚拟偶像的高墙,成为一流的偶像喔。」
  「所以、才放一个人型看板在这边!?」

  听到预料之外的回答,抱着头。『所有同班同学』,连博美狗跟虚拟人物都包含在内吧。这样的话,让同班同学组成偶像团体,简直是遥不可及的梦……
  「啊、星咲先生,看那边看那边。」

  「嗯?哪边的女孩子?」

  「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讲台喔,新生代表致词了!」

  听到这个声音抬起头来,那是一头流顺长发的女孩子,手拿着麦克风。
  「……我们会成为不输给学姐们的真正偶像,珍惜往后的学园生活。新生代表,久我山奈奈子。」

  气质凛然。

  舞台受到所有学生的注目,却没有一点畏缩的样子。新生代表,就是入学测验的第一名吧。可是,少女不单只有成绩出色。似乎很习惯受到众人的期待,有种新生领头羊的气势。

  「总觉得、不是新人啊。说话态度很堂堂然。」

  「当然喔。久我山女士,是现任偶像声优。从型接受顶级偶像为目标的教育,是众所瞩目的天才!」

  勇歌理对奈奈子送出相当热情的视线。

  背负期待的新星、无名的新人、博美狗、人型看板……个性丰富的同班同学,掌握北斗的命运。一年之内,真的能让她们举办演唱会吗……?

  很温暖的触感。

  真是,又是醒来的一吻啊,总是喜欢撒娇、离不开哥哥的妹妹啊。彼此都长大了,还像这样钻进别人被窝里。真是、真是、真是……

  「你真是个可爱妹妹啊,天音。」

  「呀!?」

  起床同时直接拥抱,却听到尖锐叫声。毛茸茸的……

  「姬酱,辛苦了。叫醒哥哥了呢。」

  「啊嗯、啊嗯、呀嗯!」

  从旁边传来可爱妹妹的声音。然后,听见博美狗被用力抱住的叫声。

  「嗯?奇怪?为什么狗会在我的床上?」

  「讨厌。说什么呢?她是姬酱喔。昨天有来玩对吧?」

  啊啊,这么说也是──用睡呆的脑袋想着。

  这只博美狗不是一般的狗。她是就读银绮罗学园的学生,而且是接了许多广告演出的优等生。这么说来,昨天开学仪式结束后,天音邀请同班同学们来玩,举办女生们的宴会。闹得很晚,就在这里借住一晚了。

  「不快点的话会迟到喔。还要准备早餐的。」

  听到这句话我走向厨房,发现已经准备好鲑鱼切片、油豆腐皮之类的『材料』。原来如此,今天想吃和食啊──察觉妹妹的想法,开始准备早饭。因为父母都很忙,兄妹之间就分配好家事。天音负责撒娇被人照顾,北斗则负责把天音当成宠物疼爱。从型为了妹妹做点心、洗内裤、放洗澡水、铺床,早餐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熟练做出两人份跟一只宠物的早餐,兄妹围着餐桌。

  「唉呀,味增汤加了天音从冰箱拿出来的油豆腐皮,真好喝啊。」

  「嘿嘿,这么称讚的话,我会越来越认真喔?」

  「喔,尽管认真吧!天音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好新娘。」

  天音脸红红,筷子在味增汤的碗里转来转去。虽然有些难看,但像这样吃掉两、三碗饭,是可爱诱人的模样。

 ∩是,天音不久后就不再是自己的妹妹,而是受到大家欢迎的偶像了。
  这么想想,老实说,感到很寂寞。但比起这些,更想实现天音的心愿。成为偶像,是天音从小的梦想。所以,在一年内将同班同学们捧为偶像,与其说是父亲的命令,更像是一种拜託吧……

  「呐,偶像这种职业,给人什么样的联想?」

  「就算突然这样问……要一句话解释偶像,就是从事很多活动的人吧。」
  「不必这么严肃,说一般的印象就好了。」

  「这样的话……这个……穿着可爱衣服,在闪亮亮的舞台上唱歌跳舞吗……?」

  天音这么回答,双眼瞬间像是想到什么,看着上方游移。母亲在电视里华丽歌唱的姿态,对天音来说就是最初的起点。一定想起来了吧。

  「是啊。唱歌、跳舞、可爱……就是基本。」

  然后天音所说的,就是偶像的原点。

  自己还是没有实际成绩的经纪人,但从型被父亲拖着,看过各种演艺现场。
  一流的演员跟偶像,跟她们直接面对面时,感觉到超越电视萤幕的魅力。那就是所谓的『气势』吧。银绮罗学园的学生们,一定也有这种力量。只是,尚未成熟,还不具备将自己魅力传达给观众的技术。直接目睹她们的话,无论是谁都会被吸引的……

  「不过,演唱会还是最好的。」

  「演唱会、是指我们吗?」

  「天音、跟其他女孩子,只要粉丝亲眼看见你们,肯定会一发击沉的。而且培养在舞台上的胆量,实际累积经验是最好的吧?」

  不过,课题还是很多。自己必须担任很多人的经纪人,而且都是尚未举办过演唱会的学生。给了她们舞台,又有多少观众赏光呢?观众席空荡荡的话,反而会让人失去自信吧。若有什么让观众非来不可的卖点就好了……

  「啊嗯、汪!」

  此时,脚下传来同班同学的叫声。

  在厨房地板享用早餐的姬酱,用可爱叫声催促。自己是第一次准备给狗吃的食物,但看来姬酱挺喜欢的。

  「啊啊、是啊。也有请人帮忙的选择。」

  听见这个叫声,突然想到以。姬酱当然不可能举办过演唱会,但奈奈子呢?已经拥有声优成果的奈奈子,实际演出的话,一定会造成话题吧。

  「但是,也不一定能顺利带好这群新人啊。」

  吃着早餐,继续胡思乱想。坐在对面的天音,一直看着哥哥思考的模样。
  「那个、哥哥、怎么了吗?」

  从餐桌探出身子靠过来时,天音89公分G罩杯的胸部,也准备推倒桌上碗盘……

  「天音、危险!」

  「哇啊啊啊!?」

  为了守护可爱妹妹的胸部,立刻伸出双手大把抓住。天音千钧一发得救,两颗乳房被人从下方捧着,身体颤抖。

  「不能大意啊。好不容易长大的胸部,出事了该怎么办?」

  「是、是的……对不起、哥哥……啊、啊啊、啊嗯……!」

  温柔告诫,天音背部发抖反省。然后双手揉来揉去时,突然,脑袋浮现一个好主意。

  「对了,根据成员,也有可能成功举办演唱会啊。谢谢,天音。多亏有你,我越来越有把握了!」

  「那个、啊嗯……实、实在太好了、哥哥……啊嗯、啊啊嗯!?」

  揉胸部的哥哥,胸部被揉的妹妹。用胸部作为媒介的家族戏码,让姬酱一直咬着北斗的脚踝。

  「嗯……抱歉,我对那种事没什么兴趣呢。」

  桃夏用为难表情回答,离开放学后的教室。北斗跟另外一名帮手,呆呆目送希望的援手离去。

  「怎么、这不就是拒绝了吗?」

  「嗯……原本以为这个要求,符合桃夏女士的期望呢。」

  勇歌理这么说后交叉双手,乳房被手腕夹住,高高隆起。

  为了在短时间内召开演唱会,怎样都要累积经验才行。就算一开始不是最好的舞台也无妨。这边的人都还不够成熟,希望让粉丝看见她们渐渐成长的过程。为了确认偶像候补生的详细情报,只能拜託对偶项活动相当热衷的同学帮忙,但不代表一定能成功。新人团体想要获得更多观众,希望选出跟演唱会最为合适的人才……

  「若能听我说完就好了。该不会、是讨厌我这个人吧?」

  「我不认为喔。因为今天下午有写真摄影的工作,才要急忙赶过去吧?」
  「嗯,那就没办法了……不过,你怎么连这种事都知道?」

  「这个、是同好之间交换的信息……」

  这么说后,勇歌理的视线飘移。在这所银绮罗学园,她是特别奇怪的类型。因为她是太过喜欢偶像,希望能更接近偶像一点,才通过激烈竞争就读这所学园的。这个层面上,这种着迷程度没什么不好,现在也需要她的帮助。

  「我知道摄影地点,要去现场参观看看吗?」

  「不太好吧。人家也是要专心工作的。」

  「这边也是在工作喔!没事的,我们是经纪人科的学生,是相关人士,可以获得放行的!」

  哼哼,勇歌理喘着大气主张,找着书包里的东西。

  「不过,干嘛突然拿照相机出来?」

  「摄影,果然得用中望远单焦点的相机。既然是关系人士,连一些打码的地方都能近距离拍摄……呵呵……呵呵呵呵呵……」

  勇歌理喜孜孜拿出来的,是单眼相机。嘴角松弛,开始露出很危险的笑容……

  白砂海滩连续响起快门声音。

  这不是普通的摄影爱好者,而是出版社委託的偶像摄影师。透过镜头,看见桃夏一身泳装扭动肢体。

  「很好!很可爱喔,逢泽小姐!」

 —口称讚后,摄影师拍下桃夏。春天的海边还有些冷,桃夏表情却没有一丝难受,露出有如夏天阳光那般的灿烂笑容回应。一眼看去,只觉得摄影师拍得很起劲,但每次要求换姿势时,就能引出桃夏的不同表情。刚刚那些对话,是为了让桃夏心情更好,找出表现少女魅力的最佳方式吧。

  「不愧是职业现场。所以,虽然是候补生,也得做为新人偶像好好努力啊。」
  虽然是理所当然,但眼下再次确认,用力点头。途中扔下勇歌理,是正确的选择。虽然是要到摄影现场参观,但想起勇歌理脑袋喷出蒸气的模样,感到很担心,就不让她跟了。当然一开始勇歌理是不可能接受──

  『呀啊!?星、星咲先生、突然做什么呢!?啊、请、请别碰那种地方……啊、啊、嗯……不行……请、请不要转我的乳头……啊嗯、啊啊啊啊啊啊……!?」(PS:这是性骚扰吧?)

  用尽诚心说服,勇歌理终於接受了。然后把一番辩论过后,全身失去力气的勇歌理放在教室,来到摄影现场。

  「今天的逢泽同学,表现很好啊。看见这些照片,所有日本男生都会迷上的。这次要表现出更有女人味的表情!」

  因为感到兴奋,桃夏脸蛋红红的,肌肤也出现一层嫣红。长时间摄影造成疲惫,汹喘气,撩起长发的模样也很诱人。白皙纤细的手指卷着浏海。滑嫩手腕、肉感恰到好处的手臂。以及举起手腕时,能够看见的腋下部分。视线受到吸引盯着看时,桃夏用小恶魔的表情,眨眼回应。

  这一击,让人下意识大口吸气。

  确实表现得很好。若能直接看见这种表情,不说是不是粉丝,应该说全日本男性肯定都会迷上她的。看过好几次桃夏的写真DVD,但现在眼前少女的魅力,更是多了好几倍。这是照片、影片无法表现出来,只能直接面对面感受到的魅力。若是在演唱会表现,一定会有很多观众,注意到桃夏的真正魅力……

  过了一阵子,摄影工作结束了。

  今天摄影一半是工作,一半则是学园的实习课程。衣服跟摄影器材都是银绮罗学园提供,可以轻松摄影,但实际拍摄还是交给外围的出版社。

  「过来参观了呢,星咲同学。谢谢。」

  「抱歉。打扰你工作了。」

  假装平静回答,视线却离不开坐在身边的桃夏。根据勇歌理的资料,桃夏胸部是学园最大的129公分V罩杯。穿着制服就足以吸引人了,但泳装模样更是诱人。有如西瓜分量的乳房,装在小小件的比基尼里,快要掉出来了。装不住的乳房满出两边,跟泳装肩带之间的落差,超有立体感。

  「星咲同学,摄影中一直用很可怕的目光盯着呢。」

  「啊……那、那个、果然打扰到你了……」

  「没有喔。因为我的工作就是拍照,不会很在意男生的视线。粉丝也是用这种视线打量我,想到这里,就很有精神呢。」

  桃夏露出毫无阴霾的笑容,扭动身体。虽然知道她没有刻意表现,但这种性感姿态还是让人心动。

  「哈哈哈,星咲同学很紧张喔。」

  「才没有啊!我可是经纪人。」

  「但在此之前,也是个男孩子呢。心跳都这么快了……」

  这么说后,桃夏身体靠过来。也不管身上穿着泳装,身体半贴着,耳朵贴着北斗左胸。桃夏手肘触碰到裤子,小声尖叫后,把手抽开。

  「心跳快速的地方,好像不只心脏呢。」

  「抱歉、真的很抱歉!我退后一点。」

  「不必在意喔。看着泳装偶像,没有这种兴奋是不行的。连经纪人都能诱惑的话,就更有作为写真偶像的自信呢。」

  「不行!我这样下去的话……」

  按住桃夏肩膀,站起身来。此时,却看见跟自己想法不一样的部位,北斗跟桃夏都脸红了。

  「啊哈……啊哈哈、总觉得、被看见很丢脸的地方……」

  桃夏泳装的底部,染着液体的湿润痕迹。透过白色布料里面的雪白肌肤,感觉光线从里面透出来了。

  「所以……我、更有精神了呢。星咲同学的视线,散发光辉,感觉身体内侧一直被碰到似的。」

  「桃夏同学,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

  「不行。只有我一个人丢脸,在我看见星咲同学丢脸的地方之前,都不会放开。」

  像是在掩饰害羞,桃夏刻意露出捉弄人的表情。贴上来的身体柔软无比,感觉很美味……很想摸摸看,却又无法说服自己,双手在半空中游移着。

  「呐,看见我的身体,有什么想法呢?」

  「那个……当然、很漂亮……」

  「只有这样?不会想摸摸看吗?」

 〈见北斗心慌意乱的模样后,桃夏双手滑进比基尼里面。纤细白皙的手指陷入乳肉,两颗球体柔软变形,让人双眼移不开。从滑掉的布料侧边,连前端的粉红色都能看见了。

  「呵呵……果然。星咲同学在想更色的事情呢。」

  感觉像是想法遭到看穿,回答不出话来。面对天音很习惯了,但面对年长的大姐姐还是第一次。紧张到无所适从时,桃夏身体贴上来,有如半推倒似的,脱掉身上制服。裤子钮扣解开,内裤里面的东西跳出来喘气。

  「这、这就是……男生的、肉棒……」

  大胆行动连桃夏自己也吓到,声音飘高。眼神飘着水气,交互看着北斗跟肉棒。最后她吞了口水,手伸向眼前站起的肉棒。

  「男生想着色色事情时,也会变湿呢。」

  桃夏下意识念着,让人越来越害羞,把脸转开。桃夏看见这一幕,终於恢复从容了吧,装起『年长的好色大姐姐』面具。

  「呵呵……这是给热情粉丝的北斗同学,单人限定的特别剧情喔。」

  桃夏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肉棒就被软绵绵的东西夹住了。

  「咕……桃夏同学……」

  肉棒完全埋进桃夏的乳沟。

  肉棒感觉到V罩杯的份量。左右靠过来的乳房,满满都是质量,传达出桃夏的体温。些微湿气,是桃夏同样兴奋的证明吧。流出汗水的乳房肌肤相当滑嫩,感觉肉棒简直置身於温暖果冻里了。

  「呐,星咲同学,看了我的写真……有、有尻过吗?」

  冷不防听见这句话,从梦幻一般的舒服感觉回神,回答不出来。当然有打手枪。作为之后的参考……欣赏桃夏的写真集,用超越工作的态度熟读,而且非常实用。但说出来就丢脸死了……

  「讨厌!不老实回答的话,就这样喔!」

  桃夏胸部用力摩擦。有如软糖的乳头,每次擦到龟头时,出现疼痛快感,下意识腰部跳动。

  「有、有尻过!尻过了!」

  「嘿嘿,是怎样的照片呢?」

  「用胸部夹住弹珠汽水瓶的照片……还有、舔冰淇淋的照片。看那些照片,想像自己被舔的感觉……」

  「呵呵,所以,像这样弄,已经想像过了?」

  桃夏脸颊更红,汹喘气。虽然态度从容,但她一定觉得很害羞吧。肉棒被乳房用力夹住,龟头从乳沟中探出头来,桃夏伸出舌头舔过。

  「哇……桃夏同学!?」

  「不要动。肉棒会跑掉的……」

  桃夏用上半身摩擦后,专心舔着肉棒。这是兴奋证据吧,肉棒顺着汗水滑动,从乳沟传来湿答答的声音。肉棒感觉到舒服温度,尿道口则像是棒棒糖那样被舔着。眼前,是写真偶像做出自己不知梦遗过多少次的情景。不只如此。耳边还能听到湿润的舔弄声音,以及喘息声。让人鼻腔抽动的气味,是桃夏的汗水味跟体香吧。肌肤感觉到少女体温,柔软、舌头仔细舔着……这一切都跟照片一样,不,爽到超越照片了。

  「已经快射了吧?可以喔……射在嘴巴里。」

  桃夏有如小猫那样活动舌头,亲吻尿道口。眼睛、耳朵、肌肤、肉棒……身体都沉迷於桃夏了,却又听到这句话,彷彿连心脏都受到抚慰,再也忍不住了。甜美气氛让紧张缓和下来的同时,欲望冲破极限,从尿道涌出。

  「嗯、嗯、呼……嗯、嗯、嗯姆嗯嗯……」

 ~液气势汹汹喷向桃夏舌头,喷进口腔,连脸颊跟嘴唇都弄髒了。桃夏泪珠滚动的眼睛不断眨着。但表情没有一丝厌恶,咕噜、咕噜、咕噜,喉咙几次吞嚥后,把嘴里的液体通通喝光。

  「呵呵……真年轻呢,射了这么多……」

  明明只差一岁,桃夏却露出很有大姐姐风范的笑容。

  骄傲态度实在超可爱的。汗水融进精液流过下巴,沿着乳沟滚落下来的模样非常诱人。死死盯着看,才刚射精过的肉棒又抬头了。

  「嗯、讨厌……年轻人真没办法呢……」

  注意到这一点,桃夏双眼水汪汪的。不,不只眼神。跨坐在北斗大腿上的私处也湿透了。每次难以冷静扭动腰部时,内裤沾染的爱液水渍也越来越大片。
  「我忍不住了。我……想跟桃夏同学做!」

  直接说出口时,桃夏脸红红。

  露出皱着眉头的为难表情,嘴角却是渐渐放松下来。舔过肉棒后,桃夏一定也是很难受吧。

  「讨厌……星咲同学、真拿你没办法呢。」

  桃夏战战兢兢抬起腰部,北斗抓住她的屁股。另一只手挪开比基尼的布料,龟头抵住绽放出来的花苞……

  「嗯、咕……星咲同学的肉棒……撑开、我的、阴道了……啊、好烫……进来了……」

  从满是弹性的阴道口,可以看见桃夏有些粉红的性器。尽量撑开,肉棒整根被咬了进去。跟乳房夹住的柔软触感不同,体内有着複杂形状,火热潮湿的肉襞夹紧肉棒。表情也失去从容了……

  「桃夏同学、该不会是第一次……!?」

  「不要在意这些小事。还替大姐姐担心,真骄傲呢。」

  桃夏装得平静,声音却颤抖着。为了藏住不小心哼出的痛苦声音,桃夏嘴唇贴了上来。

  桃夏嘴里残留的精液臭味,直冲鼻腔。

  奇怪的是,没有讨厌感觉。这种气味,看见桃夏一脸美味喝下──想到这点,就更喜欢她了。为了传达出这份心情,舌头伸过去缠绕。

  「嗯……呼、嗯……嗯……」

  桃夏嘴里哼出难受声音。吸吮嘴唇,刮着门牙,喝下桃夏口水。虽然接吻的技术很烂,但仍专心跟她舌头交缠。面对幼稚却热情的舌头,桃夏用温柔亲吻回应。不,不只亲吻。肉棒插着的情况下,桃夏腰部扭动,性器染满爱液了……
 ⊥这样轻轻晃动腰部时,嗯啊,桃夏哼出声音。然后嘴唇离开,露出很痛的表情。

  「亲吻还不够呢。星咲同学真让人困扰。」

  这么说后,桃夏跨坐上来,腰部滑动。

  桃夏腰部前后晃动,有如用自己性器摩擦下腹部似的。阴道里面满满都是淫汁,努啾、努啾、努啾,无数肉襞在肉棒表面滑动。

  「哈啊、啊、嗯……如何、星咲同学?阴道、舒服吗……?」

  桃夏每次摇晃腰部时,填满视野的巨乳也在晃动。

  激烈摆动腰部,比基尼罩杯滑掉,两颗巨乳满了出来。激烈摇晃的两颗山丘上头,可以看见桃夏的涨红表情。像是忍耐痛苦的难受表情。可是,不只难受。证据就是私处流出的淫汁,还有喉咙哼出的恼人声音……

  「哈啊……啊啊……肉棒、好硬……啊、嗯嗯……肚子里面、磨来磨去……而且……嗯嗯、胸部、好涨……」

  乳头流出白色母乳,沿着下乳房流过。

  注意到这一点,桃夏害羞扭动身体,肉棒面对少女顶进去,从下往上用力顶。
  「讨厌……讨厌……胸部、流出来了……明明、还是第一次……」

  为了舒服母性本能受到刺激的乳腺,桃夏脸红扭动身体,但母乳一点都没有缓和的迹象。喜欢这名少女,想看见她更可爱的一面。面对害羞到动不了的桃夏,不断从下往上顶……

  「啊、啊啊……高潮、高潮了……哈啊、啊啊啊啊啊……」

  桃夏肌肤浮现汗珠,腹部抽搐,狭窄的处女淫穴收缩。少女攀向快感顶端的同时,精液喷进阴道深处。

  「好烫……肚、肚子里……被精液喷到、快烫伤了……啊……又、又高潮了……啊……啊啊、高潮……啊啊、高潮高潮高潮了!」

  桃夏身体抽筋。相连的肉穴几次收缩。陶醉在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感觉,啊啊、啊啊……桃夏不断喘气。但快感终於退去了吧,身体失去力气,有如线切断的人偶那样,趴在北斗身上。

  「桃夏同学、超可爱的。而且好爽。」

  抚摸桃夏头发时,桃夏瞇起眼睛回看这边。

  「从处男毕业的男生,充满自信是当然的呢。」

  「啊……对、对不起!我说得太骄傲了。」

  「不会喔。让年纪小的男孩子摸头发,也不坏呢。」

  桃夏也是第一次做爱吧,但总觉得她适应得很快。还是一样调侃人的语气,但身体这样贴着,陶醉瞇起眼睛,乖乖让人抚摸头发。

  「星咲同学,以后多多指教了喔。」

  「是,请务必指教!」

  这么回答的同时,肉棒又在桃夏体内跳动。

  「讨厌……你真的很色呢。多多指教是指工作方面喔。之后你是我的经纪人吧?首先是第一次的演唱会喔。」

  「咦?要参加吗?」

  「摄影时候,星咲同学盯着我不放吧?这样第一次被粉丝盯着看,感觉很好呢。」

  桃夏笑着瞇起眼睛。

  「要拜託你了喔,小斗。」

  用撒娇声音说完后,桃夏舔着北斗嘴唇。

  银绮罗学园,有舞台、录音室、各种设备齐全。虽然是培育日本偶像雏鸟的学园,但设备都是专业等级,比起那些得烦恼预算的业者,这里可以过得更加充实。

  今天课程用到学园的某间特殊教室,利用学园摄影棚的摄影实习。就算未来想担任经纪人,若没有数量足够的相片,也是无法给偶像好坏评价的。在这里上课,学习摄影基础。

  「总觉得很害羞呢。今天多多指教啰,星咲同学、勇歌理酱。」

  难以冷静开口说话的,是南波爱沙。今天要让她体验泳装模特儿,将今天的相片刊登在学园报纸上。『我绝对要成为偶像!』这么大声坦白的採访已经结束,剩下就是拍摄照片。

  「这种程度就紧张,不行啊。爱沙也要参加下次演唱会的。」

  「我真的可以吗?我还是第一次站上大型舞台。」

  「不必想太多。爱沙努力表现出自己、表现给观众看就够了。」

  这么说服,但爱沙还是很难相信。害羞扭动身体,99公分的M罩杯胸部也重重摇晃,感觉快撑破制服钮扣了。虽然穿着制服,但泳装已经穿在里面了,多么有魅力啊!

  在勇歌理的资料中,爱沙也是要拜託参加演出的其中一人。若桃夏是让人想撒娇的大姐姐,爱沙就是可以一起玩乐、很有精神的同班同学类型。两人一起站上舞台的话,一定感觉很好、有互相拉抬的效果。

  「没事的,爱沙站上舞台,观众一定很兴奋的。来,爱沙看这边!今天的爱沙,超可爱的!」

  「姆!?突、突然拍照不行喔!」

  冷不防举起相机,之前爱沙面对相机接受採访过了。紧张多少缓和下来,爱沙露出害羞笑容后,用手遮住脸──

  「真的太棒了!爱沙小姐、视线也请看这边!」

  身边传来勇歌理的声音。她举起单眼相机,有如抬头看着爱沙那样,躺在地上。

  「你突然就用这种角度摄影啊。」

  「请安心。彼此都是女生,就算拍些危险照片都是合法的!」

  「日本才没这种法律!」

  还是一样面对偶像,勇歌理就专心到忘记一切了。她志向成为经纪人,某种意义上,或许是幸福吧。若她变成狗仔队的话,肯定会发生许多大事吧。

  「开玩笑时间差不多了。就算你们都是女生,这种角度的照片也不行。」
  对於同样读经纪人科的勇歌理,自己就能直接指责。因为语气有些强硬,勇歌理『呀哇!?』大声喊叫。同时手指颤抖,单眼相机响起快门声音。

  「所以、说过不行了吧。」

  「啊、不可以!」

  从脸红慌张的勇歌理手中,抢走相机。无视抗议找着删除档案的按钮旁,旁边爱沙也凑过来看液晶萤幕。

  「不行喔!星咲先生不可以看!」

  勇歌理滚在地上挣扎。画面上,是没什么日晒痕迹的肌肤。雪白、肉感恰到好处、可以看见狭小裂缝当中的花蕊。爱沙看着看着,脸越来越红──

  「啊啊啊啊啊~!忘、忘了穿内裤!?」

  之后,摄影棚响起爱沙的尖叫声。

  南波爱沙,是有些天然呆的女孩子。

  时常弄出一些风波,但她总是很有精神回应。是比起思考,更先动手的类型,因此注意力容易不集中。所以,有时候忘记穿内裤,也是很正常的。

  『……呜呜……早上、快迟到,所以忘记穿了。上学、爬楼梯、在教室,一直都是下空状态……嫁不出去了……』

 ∩是,对青春期的少女来说,伤害力果然很大吧。把受伤到站不起来的爱沙送回教室,现在摄影棚只剩下两名经纪人。一个人拿着单眼相机,另一个人很不安分扭动身体,双手遮住胸部──

  不,遮不住。

 ⊥算手掌张开到极限,也无法遮住的超大胸部。勇歌理只穿着小件比基尼,找寻适合用来拍照的衣服,但胸部实在被勒得太紧,布料都陷进去了。

  「根本是捆绑状态。果然是M体质。」

  「勇歌理不是M喔。我其实是S,但找不到尺寸合适的泳衣。」

  「骗人。像你这么常被欺负的人,怎么会是S?」

  「咦?不是在说胸部吗?」

  这一句话让人受到冲击,下意识折手指数着A、B、C……。虽然比不上桃夏的大西瓜,但确实超过哈密瓜等级了吧。跟桃夏百般锻炼的艺术品身体不同,这种跟身高不太搭配、很有肉感的身体,反而更有刺激性。若能把脸埋到大腿磨蹭就好了……

  「真的要拍我吗?一定不行的……勇歌理无法代替爱沙女士的……」

  「没办法啊,这样下去,学园报纸会开天窗的。你也是读者,希望写真专栏空白吗?」

  听到这句话,勇歌理空虚看着上空。刚刚那句话造成伤害,从发呆表情转换成愤怒……

  「要把照片送给编辑部。BONUS!」

  两三句挑拨,就让勇歌理忘记遮掩胸部,握起拳头。粉丝心理果然要好好照顾才行。

  「是没错啦。但现在能回应观众期待的人,只剩你了。」

  「呜呜……我、我知道……」

  「够了,犹豫不决!」

  所以,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斩断犹豫,偷偷摸摸靠近勇歌理……

  「咿咿!?啊、啊……那个地方不能揉!啊……啊、啊、不能把手伸进泳装里面!呀啊啊……我、我会听话的……我会当模特儿……啊嗯……星咲先生、放过我!」

  自己到底有多么认真,要好好告诉她才行。这么感情在造成回响了吧。勇歌理感动到流泪,答应要求。

  两人摄影会就此开始。

  背景是白色布幕。之前铺上海滩用的软垫,让模特儿躺着。对摄影手法很讲究的勇歌理,却不习惯被拍,表情很僵硬。对她按下快门──

  「哇!?」

  拍照瞬间──周围的拍照用灯光也跟着发光。面对快门声音跟闪光,勇歌理浮现僵硬笑容,肩膀使力,努力握拳,是因为感到紧张吧。刚刚用双手遮住胸部跟身体,或许就是在忍耐。

  再小心一点比较好。

 ∩是,这台相机跟少女都有不可思议的魔力。隔着相机观察,感觉整个世界像是只剩自己跟勇歌理了。脑袋只有拍出好照片的想法。

  委身於摄影冲动,继续拍摄狼狈不堪的勇歌理。

  每次按下快门,勇歌理就哇、哇喊着。但渐渐习惯了吧,声音变得柔和。身体放松,紧绷视线变得水润,肌肤泛红……

  「嗯,总觉得不太对。胸部一带挺暗的。」

  「这种时候,就要调整光圈。打开……」

  「我知道了。打开调整是吧?」

  这样想想,确实有拉着泳装拍照的写真偶像。把陷进乳房的泳装拉开,雪白乳房满出来,可以看见膨胀前端。

  「喔喔,真的!打开之后,肌肤跟粉红色的对比真棒!」

  「不、不对!打开、是转动的意思……」

  「转动?就是这样吧!」

  听见勇歌理说的话,这次抓住泳装罩杯转动。原本陷进乳房的泳装,现在感觉被乳肉吃进去了,下半身像是变成绑上绳子的火腿。

  「不不不不对!不是转动这里!?」

  像是细绳的泳装,整个陷入淫唇里面,勇歌理苦闷。被里面流出来的液体溅到,北斗终於回过神来。

  「哇,那里怎么湿透了?」

  「呜呜……好、好丢脸……勇歌理不习惯被拍……面对镜头、总觉得很丢脸……」

  「看这个湿润程度,其实你很喜欢被玩弄吧?」

  这么说后,勇歌理脸红红,喷出热汁。像是被看见丢脸模样,吞进比基尼的阴唇,持续潮吹。

  「我、我才不喜欢被玩弄……只是、感到很丢脸……」

  「这就是被玩弄啊。明明是S罩杯,却是M体质,这对骗人胸部!」

  用强硬口气说完,吸吮目测超过110公分的夸张胸部。装饰在膨胀顶端的粉红突起,整个站起来,在软绵绵的乳房上头,制造出两座触感不同的小山。含住乳头转动,舌尖出现舒服弹性。跟着舌头动作,勇歌理啊、啊喘息,北斗专心吸吮乳头,舌尖感觉碰到液体。香甜、温暖、很怀念的味道……

  「胸、胸部流出来了……好丢脸……勇歌理的乳头很敏感……一、一直玩的话、会太过舒服、停不下来的……」

  「所以,你在流出母乳之前,都是玩弄乳头自慰吧?」

  听到这一句话,勇歌理嘴唇发抖摇头。乳头流出母乳,嘴角流着口水,眼角滚着泪珠,身体痒到不行。把泳装拉开,里面流出许多汁,露出浅红色的黏膜。
  「不、不、不行、那里绝对不可以看!很丢脸的!」

  「那里是哪里?不说清楚可不会知道啊。」

  勇歌理是个超M。看着娇弱表情,总觉得开启了奇怪开关,越来越想欺负她。勇歌理也越来越兴奋……

  「所、所以说……私处……流出很多色色的汁、感到很舒服的私处,绝对不可以看!」

  裂缝张开流出汁液,勇歌理任人摆布。眼神染着水气,露出很想被人欺负的表情。僵硬乳头、发抖的膝盖、挂着汗珠的肌肤、难以冷静开开缩缩的脚趾……嘴巴说『不行』,动作却全是在诱惑人。

  回应这个期待,摸向湿答答的洞口,食指插进去。

  勇歌理的阴道相当紧,有着微妙凹凸,吸住指尖。这是夹到会痛的程度,但指尖弯曲抠挖时,勇歌理就啊、啊呻吟,在软垫上扭动。

  「你这样很可爱啊。成为经纪人太可惜了。当个偶像比较好啊。」

  「勇歌理不行的……我不敢被拍照……」

  「胡说什么?可爱、身体很色、还是个超M,这不就是搞笑偶像吗?」
  「咦?勇歌理不是写真偶像,而是搞笑偶像?」

  听到这句话,勇歌理浮现很失望的表情。这个表情很可爱,让裤子里面的肉棒更硬。掏出肉棒抵住洞口时,勇歌理表情突然带有期待。

  「别这样……就算是星咲先生、只有这个……」

  「搞笑偶像说『不行』,其实是点头的意思。」

  「不、不对啦~~~!」

  嘴巴这样说,勇歌理态度却看不见抗拒。就这样挺出腰部,龟头撑开洞口,进入勇歌理的里面。

  「啊、啊啊……进来了……星咲先生的肉棒……!?」

  虽然用手指充分撑开了,但入口依旧相当紧。被阴道口紧紧夹住的龟头,感到有些痛。但仍利用体重,一次次撑开阴道口。

  「啊啊、嗯嗯……肉棒、在里面抖动……」

  「勇歌理的里面,很爽啊。可以动吧?」

  「那、那……那就是说……」

  「没说不行,代表可以啰?」

  「怎、怎么会~!」

  强行晃动腰部,让勇歌理哀号。

  虽然勇歌理声音抗拒,却是双手捧着大腿,乖乖露出私处。一定不是真心抗拒吧。害怕、疼痛、害羞、却很有兴趣……各种感情微妙混合,连勇歌理自己都弄不明白吧。

  脸埋进勇歌理的胸部,舌头转动敏感乳头,啊嗯,勇歌理难受哼着。

 ⊥这样仔细爱抚胸部,勇歌理声音渐渐变得好听。保持微妙平衡的软垫也偏向一边,阴道更加湿润,夹住肉棒开始抽搐。

  「呼啊啊嗯……好、好深……顶到、子宫了……」

 ⊥这样身体紧贴,脂肪恰到好处的肉球承受住。流满汗水的肌肤彼此贴住,无论是自己的身体、还是勇歌理的身体,都晃来晃去。在两人身体之间,只有肉棒僵硬勃起。柔软淫肉贴得死紧,蠢动压迫肉棒。反抗压力前后摇晃腰部,潮湿肉襞刮着肉棒表面。

  「咕、啊、嗯、星咲先生……阴、阴道、撑开了……」

  勇歌理有如布丁那样晃来晃去。肉棒在体内抽送时,声音、表情、淫肉、一切都放松下来。因为淫肉被肉棒摩擦,分泌淫蜜的肉襞贴住肉棒,感觉到接近烫伤的温度。柔软、夹得蜜不透风……却又带着高温,让腰部停不下来。腰部摆动,结合部位挤出爱液。活塞运动很粗暴,但对超M的勇歌理来说,也很舒服吧。每次肉棒在体内耕耘时,表情就显得很陶醉。

  「请、请射出来……星咲先生……什么时候、都可以……」

  勇歌理声音飘高,乞求射精。嘴巴说『什么时候都可以』,阴道却夹得很紧,绝对不放开肉棒。回答这个无言催促,加速摆动腰部,把勇歌理逼上绝路。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星咲先生的肉棒、在阴道里面膨胀了……啊、啊……咕啊啊啊……!」

  出现尖叫声的同时,勇歌理腰部跳动。

  嘴唇颤抖,身体喷汗,膝盖乱踢。同时,阴道夹得更紧,激烈扭动爱抚肉棒。一开始的紧度就爽翻了,但迎来高潮的阴道,感觉分外不同。阴道紧绷抽搐,柔软压力阵阵夹紧。刚刚一直欺负勇歌理,现在遭受反击了。

  「嗯咕啊啊啊啊……!」

  射精──同时,勇歌理达到高潮,兴奋来到最大值。阴道阵阵收缩,想要更多精液。作为热情回答,肉棒喷出最后一滴精液,拔出肉棒后大口喘气。

  眼前,是躺在软垫上喘气的勇歌理。肉感身体失去力气,私处大开流出精液。沉浸在快感余韵,视线游移。恍惚表情也很可爱。手伸向放在旁边的相机──
  「啊……星咲先生、不、不行……这种时候、很丢脸……」

  勇歌理无力拒绝。可是,流出母乳的乳房、泛红的肌肤、刚刚被插过的阴道口,都毫无掩饰露出……

  「就是这种时候才好啊。泳装摄影再次开始。」

  「咦?……不拍勇歌理害羞的地方吗?」

  「你的阿嘿脸很可爱,让其他人看见太浪费了。」

  「怎么可以……星咲先生说很可爱,勇歌理会……」

  勇歌理的表情,比被看见裸体时更红。这个表情太过可爱,下意识拍了一张。
  「不、不、不行的!说过不能拍了!」

  「我专用的一张照片可以吧?反正全部都爽过了。」

 √意露出挖苦表情回答,勇歌理忍耐不住害羞了吧,膝盖发抖,喷出潮水。
[ 本帖最后由 shibingbo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