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女友的淫具魅惑下



 
在女性最敏感的部份,燃起了一种摸不到也搔不着的强烈痕痒感觉。

  「由美你在涂甚么?」

  强烈痕痒下,很想去抓一抓,甚至碰一碰也好,偏偏这对於手脚被绑的亚美却完全办不到,只?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诓蛔∨ぷ派硖濉?br />
  看着不住叫着和扭动的亚美,由美大感有趣地笑说:「怎么兴奋成这样!」「求求你由美……好辛苦……」

  就像波浪般厉害的痕痒感,令亚美头儿摇得像摇鼓,秀丽的长发也变得披头散发,如狂乱一般。

  为了令极痕的下体得到一点刺激,亚美激烈摇动着腰部,可是用处不大。而亚美的下体,则更是湿得变本加厉了。

  「啊啊……喔喔喔……」她的口中也不断发出性感的呻吟声。

  「求求你……由美……碰一碰我的……那里……」由美知道亚美已完全屈服於媚药的刺激下。

  「你先说清楚,你要我碰那里?」

  「由美……别再戏弄我……」

  「快说!是那里?」

  「啊啊……想你……摸一摸……我的那……那……」虽然亚美已羞耻得满面通红,?由美仍感到不满意。

  「不行,你要直接地,想要甚么便直说!你是不是要这个?」由美再拿起那玩具棒在亚美面前晃动。

  「快说了,否则便把更多那瓶子的东西涂在你身上!」由美开动棒子的震动器,把前端按在亚美的乳头上。

  性感部位受刺激,令亚美的欲火再进一步上升。

  「啊啊!!」

  彷佛被电殛一样,亚美全身也像虾般扭动。

  那种被燃起了性欲后却得不到满足的焦燥感,令亚美终於完全失去了往常的矜持。

  「请把棒子、插入……插入我的……阴道……」「甚么?再说一遍?」

  「请把棒子,插入我的阴道……求求你!」

  终於,亚美已完全地服从,把羞辱的说话直说出口。

  五、深红迷路

  由美听到由亚美口中说出如此淫贱的话,满意地笑了。

  她也把自己脱个清光,双脚跨开站在亚美之上方。

  她的身体,比16岁的实际年龄更要成熟,如模特儿般的身裁娇傲挺立。

  古铜色的肌肤,留下浅色的穿着泳衣的痕迹。

  乳房十分挺立,那硬而挺拔的粉红色乳尖,惹艳欲滴。

  相比起来亚美的身体看起来柔弱可爱得多,像是大力点碰也会碎掉一样。

  「亚美别只顾自己享乐,也让我快乐一下吧!」由美开始蹲下,茂盛的耻毛直迫近亚美的脸。

  「由美……快点,……用棒子……」

  「不行,我自己也必须先兴奋起来!」

  由美用手指把自己的阴部张开。

  由赤色的花瓣内张开的花肉,开始潮湿起来。一阵甘酸的发情少女的下体气味直冲入鼻孔,令亚美的神智也模糊了。

  「用你的舌,奉伺一下我吧!」

  由美蹲下到令自己的阴部完全占据亚美眼前。

  「不行……由美……住手……」

  口和鼻孔,被由美的耻毛淹没,连呼吸也不顺了。

  「来,用舌头舔吧!」

  为了令亚美更易舔得到,由美用手指把自己的阴毛拨开一点。

  亚美的鼻孔不但嗅到一阵腥味,甚至好像还感到汁液在滴下。

  她把自己小巧的舌尽力伸向由美的阴部。

  「啊啊!」被亚美的舌头刺激着淫洞,由美的喉头发出低吟。

  被由美的阴户遮住口鼻,甚至有耻毛入了口鼻之内而呼吸困难的亚美,进入有如忘我状态般,贪喃地舔着由美的媚肉。

  由美被亚美荡热的气息弄得心神激荡。

  「啊……喔喔……对了……亚美做得好……」

  由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令她忘我地双手揉着自己的乳房。

  在快感的淫叫下,她把自己的双乳推至挤成一团。

  在她双指间的乳尖,己变得坚硬挺突。

  「不行……要……去了……」

  由脊髓向上直冲的的快感,令她小麦色的肌肤不住颤抖。

  「亚美……一起吧……」

  由美再一次把那假阳具棒,插入亚美那刺激得粘膜也翻了出来的肉洞。

  期待已久的再插入,那种兴奋?a href=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俅翁兆硌敲佬耐贰?br />
  「好啊亚美!啊!!!」

  亚美更加卖力的口技下,由美开始爬上最大的高峰。

  「唔唔……喔……」

  剧分的双腿不住颤抖,兴奋忘我的亚美的唇激烈地吸啜着由美的爱液,舌头舔着隆起的花蕊,由美的全身发出剧烈的痉孪……「啊啊啊!!!!」

  两个上下交叠的全裸美少女的尖叫,就是在房外也可以听得见。

  「这……这是甚么?……」

  刚刚由有生以来首次高潮平复下来的亚美,突然感到自己的颈项一紧。

  那是一条深红色的胶制颈圈,圈上更扣着一条鲜红色的绵绳。

  「真可爱哦……亚美,好像一只小狗呢!」

  的确,生来便十分乖巧和娇小玲珑的亚美,和颈圈实在格外的配合。

  「不要这样……太羞了……」

  「再加上一两件东西便更完美了!」

  由美却冲耳不闻地继续为亚美「化妆」,先在她的脸上戴上一个怪模样的面具,那个面具是由一个类伙狗的鼻子连着一个把口撑开的圆环所组成。

  然后,再加上了一条插在阴道内的假阳具棒,那便大功告成了。

  「喔喔……」口部被强制打开而说不出话的亚美,只有无助地看着由美穿上了一套深红漆皮的拘束衣,然后把自已由床上解放下来。

  「这样,我们便是两个深红少女了……不,是一个女主人加一条小狗才对!

  ……喂,你怎么站起来了,要四脚爬地才对喔!」「喔唔!……」

  (不!那样太丑了!……我不是小狗哦!……)「小犬不听话的话便要罚哦!」

  由美拿起一条长长的九尾鞭,双眼射出肆虐的光亡,气势上已俺然有女王的影子。

  「喔!」

  亚美不敢再逆她的意,唯有乖乖地四脚爬地,被由美牵着狗带开始在室内散步起来。

  「亚美真乖……对,屁股再抬高一点。」

  两个深红少女,一个威风凛凛地穿上紧身皮衣,一手拿着皮鞭而另一手则牵着狗带。

  体内嗜虐的血液已经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唤醒了,从来没有想过,能够完全支配、摆布和欺负这个楚楚可怜的好朋友,是这样有趣和好玩的事。

  (亚美太可爱了……可爱得我想去……破坏她!)而另一个则可怜地在地上四脚爬行,插入少女刚破瓜的性器内的狗尾巴,随着屁股的扭动而淫靡地左右摇摆。

  被强制张开的口中,活像饥饿的野狗般不断滴下唾液,在爬行过的路上留下了一条湿濡的痕迹。

  从房中一角的一块落地长镜中,亚美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太过份了……由美……)

  和由美之间的此一禁断经历,对优异学生的亚美来说,带来极大冲击。

  虽因由美的变态行为而受冲击,但对於自已有生来第一次感受到的性快感,令亚美的心也动摇了起来。

  而现在,扮演着一只小狗的时候,不知道为甚么,她竟很快便习惯了这个扮想。

  虽然还是羞耻,可是,却又感到了一种奇妙的安心感觉。

  (若果是由美的话……或许便可以放心地交托给她吧!)只是一两个小时,两个少女都像脱胎换骨般,产生了巨大而微妙的变化。

  「吠两声来听听吧,我的犬奴亚美。」

  「……汪!」

  不知不觉间,竟然真的叫出了小狗般的吠声。亚美的眼泪不受控地流下来,但那究竟是代表了羞辱、委屈还是喜悦,连亚美自己也已经不大清楚了。

  【完】